高校院系会学生主席网赌130万,为还校园贷父母

高校院系会学生主席网赌130万,为还校园贷父母

时间:2020-03-23 15:45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高校学生会主席豪赌欠下巨债,曾向多家校园贷借款

文|马宁

提到校园,脑海里想到的应该是:绿绿葱葱的林荫道,满腹经纶的教授,更有长发飘飘的女孩子……可当校园贷伴随“裸持,自杀,高利贷”出现在报道里,就变了味道。

身边的小胖相当热爱篮球,偶然有一天吃饭发现他居然在虎扑体育上赌球,虽然金额不大却足够让我吃惊。美其名曰的热爱就可以变成满足胜负欲的手段吗?无独有偶,安徽某高校院系会学生主席网赌输掉130万,最多一天能输五万,曾向趣店借钱。这都是为了什么?

好学生变人渣事实如何

安徽知名高校,曾担任院系会主席的李某,从2015年10月开始走上赌博的弯路。前后玩过三个网站的他前后输了约130多万,实在没钱了,他选择借校园贷。校园贷的性质就不一样了,会有人催着你还钱,但是野心让他一发不可收拾。从趣店,到分期乐等网贷,他开始为了回本越赌越大,上课也赌,越来越频繁。一天最高输掉4万,四个月输了60万。父母为了帮他还债把房子卖掉也不够,当被问及父母需要多少时间能赚这60万,他闷声说“十年”。

他自曝自己大一大二是好学生,老师喜欢学弟学妹爱戴,如今呢?“是个人渣”。他这么回答。不少人说学生会水太深,平民也会变地主,随着权利的增大,野心也会更加膨胀。但从好学生到人渣,其实也就一步之遥,底线,是个一旦触碰就难以挽回的东西。

现金贷何人借款?钱花到了哪里?

网络借贷平台的现金贷借款人以20-40岁的互联网人群为主,包括月薪不高的蓝领,刚工作不久的白领,已婚的几乎是未婚的一半,而男女比例也达到4:1。

16年统计的数据表示,面向大学生的消费信贷规模已突破800亿元。而对于学生来说,除了创业所需的贷款,更多的导向于专门针对大学生的分期购物平台,如趣分期,任分期等,还有就是阿里、淘宝、京东传统电商平台提供的我们习惯的花呗和百条。

当然,结合新闻报道来看,大多数的年轻人贷款消费于购物上,女性的名牌包包和化妆品,男性更倾向于高档手机、游戏、赌博的消费,当父母给的生活费已经担不起大学生因为吃喝玩乐的开支,还有就是创业亏本需要资金周转的利滚利,年龄偏高的借款人借款的缘由竟是传统的征信记录不好,遭传统渠道借不到钱才选择现金贷。

不良现金贷乱象治理难

“金钱场,最冰冷的底线竟然是死亡。”现贷逼债的规则之一就是:如果借款人被逼自杀,他们就放弃逼债,不在逼迫借款人的家人还债。这是某现金贷业务员透露的。

随着现金贷带有校园字样出现在舆论中,不难看出事态已经越来越可怕。“女大学生深陷校园贷借款57万,遭裸照威胁宾馆烧炭自杀”新闻屡见不止,因不忍电话骚扰,以及借一千利滚利到56455.33元的压力自杀。当现金贷平台的暴利吸取的是借款人的“高息血液”,啃食的是用户失控的欲望,它已然变成恶魔,不管是何种方式发生的。

然而,对于如今的校园贷乱象,除了银行业对于大学生群体的服务存在缺位,还有金融服务行业的监管不力,更应该追责的是学生本身,面对金钱,一个正确的消费信贷观念显得更加重要。没钱还有需求可以要去赚,上了18年的学不能将知识用到生活中更是自身的缺失。

大学生赌球,陷入校园贷巨债跳楼是一面多棱镜。正视网络的野蛮生长及对大学生的无形诱导,采取切实的规范和措施显得很必要,但对我们来说,社会和教育者的共同反思,才是最好的救赎之道,不能把悲剧的原因归结到个体欲望的膨胀,和校园网络信贷的出现等,而是要摆脱家庭悲剧和个体不幸的局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