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生物安全領域科技發展更好應對生物安全危

加快生物安全領域科技發展更好應對生物安全危

时间:2020-03-23 15:4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一、生物安全領域科技是確保國家生物安全的重要手段和依托

2020年2月14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二次會議時強調,“要從保護人民健康、保障國家安全、維護國家長治久安的高度,把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系統規劃國家生物安全風險防控和治理體系建設,全面提高國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這個重要論斷首次從國家安全戰略角度明確了生物安全的重要性,也為我國進一步發展、提高和完善生物安全指明了戰略方向。

生物安全是指與生物有關的因子對國家社會、經濟、公共健康與生態環境所產生的危害或潛在風險。生物安全理應成為國家安全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因為生物不安全會對國家整體安全造成重大損害,例如2019年以來埃博拉病毒、非洲豬瘟、新型冠狀病毒等在內的重大新發突發傳染病、動物疫情等傳統生物安全威脅不斷加劇。這些生物安全領域危機對社會治理、經濟發展和人民生命健康安全等方面造成了極大的沖擊和損害,這次武漢爆發的新冠肺炎疫情就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因此,確保我國生物安全,防范生物安全領域的“黑天鵝”“灰犀牛”事件,確保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不受侵害具有極為重要的戰略意義。其中生物安全科技是保障生物安全的重要依托和手段。生物安全科技主要包括生物識別技術、精准基因工程技術、數字基因組技術、神經形態技術等。目前,一些前沿的生物安全科技也包括人類遺傳資源樣本庫建設、國家生物安全監測網絡系統集成技術研究、生物危害模擬仿真和生物風險評估關鍵技術等。生物安全領域的科技技術對生物安全的重要作用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第一,生物安全科技可以對於可能的生物安全危機起到預警作用。生物安全科技,尤其是大數據、人工智能等領域的生物安全科技可以像戰爭中的預警機一樣提供預警作用,給我們提供更多的緩沖時間來從容應對突發事件。第二,生物安全科技可以對生物安全危機提供更加快速高效的解決問題的辦法,例如新冠疫苗和藥物的研發篩選,人工智能技術對於新冠肺炎症狀診斷等。第三,生物安全科技發展可以對網絡生物安全等非傳統生物安全風險應對提供更加有效的應對措施。總而言之,發展創新產生的問題必須在發展創新中解決,因此新興的生物安全風險必須要用更加先進的生物安全科技來應對。

二、我國生物安全領域科技的發展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但是短板仍需補齊

十二五以來,我國生物安全科技方面取得了一些重大進展:例如重大新發突發傳染病防控成果顯著,外來物種入侵甄別與防控初步形成體系支撐,已建成近80個三級生物安全實驗室和3個四級生物安全實驗室,生物安全監測預警防控網絡也初步得到了整合,尤其是基因合成與編輯技術整體國際領先,但是不足之處也很突出。不足之處表現在與西方發達國家相比,我國在生物識別技術創新和應用治理方面起步較晚,一些核心技術還未能掌握。例如生物識別的核心技術和標准體系受制於西方主要發達國家和公司,在核心技術應用、重大公共衛生事件應急管理等方面還存在“卡脖子”問題。另外一個突出問題就是由於法律法規和倫理治理體系建設相對滯后,出現了一些不符合科學倫理規范的生物安全事件,例如基因編輯嬰兒事件等基因編輯技術謬用等事件,對中國生物安全治理提出了重大挑戰。

三、促進我國生物安全領域科技發展的若干建議

(一)、牢牢樹立人才是第一生產力的觀念

生物安全科技的發展歸根結底還是取決於該領域人才的數量和質量,因此我們要牢牢樹立“人才是第一生產力”的觀念,下大力氣抓好人才建設,大力培養德才兼備的高精尖人才。

首先,毫無疑問生物安全科技的研發需要需要高精尖人才。人才從哪裡來? 中短期來看需要從高等院校等基礎教育入手,培養、儲備一批生物安全領域的人才,並廣納海內外英才,不斷完善人才發掘、培育、晉升、鼓勵機制,讓中國成為生物安全科技領域人才培養的新高地。長期來看,要從娃娃抓起,做好生物安全科技科普工作,建立相關科技館,從小培養和激發其對生物安全的興趣,鼓勵優秀學子報考該專業,從根本上解決優秀人才來源問題。

其次,要鼓勵和支持良好的科研學術氛圍和科研創造,繼續大力推進科研“放管服”工作。營造一個積極、公平、開放的科研學術環境對於高精尖人才是最具吸引力的。要鼓勵和資助不同領域專家和專家之間、學生和專家之間的合作和交流。例如在生物領域,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國海洋生物實驗室的暑期課程。截止到目前,有超過58個諾貝爾獎得主和逾280名美國科學院院士在該海洋生物實驗室學習或者工作過。每年夏天,有近20個短期課程在此展開,學科范圍涵蓋神經科學、微生物、海洋科學、生物物理、生物化學、細胞學、生態學等。一些儀器公司也搬來最先進的產品供大家試用,因為這對他們來說是最好的廣告,科研和企業之間無縫對接。來自不同領域的學生們和專家們一起工作,跳出平時的條條框框,天馬行空地討論出一個課題,然后短時間內利用現有的設備設計實驗証明或者推翻自己的理論。目前,該暑期課程推動了一大批創新成果的實現,例如生物體內液-液相分離概念的奠基人普林斯頓大學Clifford Brangwynne教授曾表示細胞內液-液相分離現象就是他幾年前在海洋生物實驗室擔任暑期課程助教的時候發現的。據我們與生物領域的專家訪談結果顯示,目前我國很多該領域人才流失在海外,有一些國外工作任教的學者表示並不是不想回國工作,更多的人其實是舉棋不定,不確定國內的科研環境是不是適應自己。那麼這樣的短期學術課程項目也是很好的平台,能夠讓他們熟悉國內環境,下定回國的決心的同時也能夠促進國內外的學術交流。

(二)、要多角度、多層次培養好和用好生物安全科技專業人才

首先,發展生物領域科技固然離不開高精尖人才,但是獨木不成林,圍繞高精尖人才相關的人才培養也不可或缺,這個就好比醫生和護士的關系,各有分工。有了掌握高精尖技術的人才之后還需要大量的能夠理解該技術並能夠實際操作應用該技術的人才,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個方面更加重要,這個類似於政府治理,很多工作可以說是一分靠部署,九分靠落實,再好的技術如果沒有應用的人才也發揮不出其優勢。培養這類人才可以通過大力鼓勵相關高校和專業技術學校設立相關專業來進行,在當前就業壓力突出的情況下,還可以起到促進就業的作用,可謂一石二鳥。

其次,要用好用足現有的人才和技術。發展科學技術要遵循科學技術研發的客觀規律,不能為了開發新技術而開發新技術,要堅持問題導向,明確標准,夯實基礎,補齊短板,瞄准前沿。鼓勵發展生物安全科技要分層次、分階段、有主有次,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在發展生物安全新技術的同時要把現有技術用好用足,很多領域我們缺的不是技術,而是缺乏應用型人才以及技術的轉化和應用。

(三)、要理順激勵機制,良好的制度保障是核心

首先,高新技術領域的激勵機制非常復雜,生物安全科技領域也不例外。 大量研究結果表明,高科技投入和產出一般是非線性的,換句話說就是投入了未必有產出,但是不投入一定沒有產出,尤其是基礎領域研究失敗的風險極大,屬於典型的高風險行業,小企業和小機構無力承擔這種高風險研發,因此科研方面的基本原則應該是該企業做的研究企業做,該科研單位做的科研單位做,鼓勵將基礎研究的成果產業化,但不要讓科研單位做本來應該由企業來做的事情,重視知識產權保護,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真正有應用價值的東西企業會感興趣,會主動聯系進行產業化。

其次,科研方面要加快探索建立更加科學的科研評價體系。功成不必在我,鼓勵堅持系統深入研究。科研逐步推行SCI論文和同行評議結合。SCI論文評價如同高考,有弊端,但不能一棒子打死。制度設計方面可以借鑒國外發達國家的成熟經驗,例如在德國,非營利性科研組織屬於官辦性質的獨立科研機構,是德國最重要的基礎和前沿領域研究的科研力量,也是國家長期戰略性重點基礎研究項目的主要承擔者。另外,德國堅持“科學研究自由”的原則,提倡個人首創精神,因此,盡管這類研究機構的經費大部分來自德國聯邦和州政府財政撥款,但法律上這類機構都獨立於政府,以“責任有限公司”“基金會”或“注冊社會團體”的形式出現,實行自主管理。

(四)、要優化科技創新模式,扶持生物科技領域企業做大做強

有了人才保障和制度保障之后就是要探索如何優化科技創新布局和模式。生物安全科技具有多學科、多領域交叉的特點。這些特點決定了生物安全科研工作不能靠單打獨斗,閉門造車,而是要集中優勢力量協作攻關以應對復雜多變的生物安全風險事件。因此,要優化科技創新模式,通過政府引導投資、各類型企業融合等方式加大對生物安全領域的投入,開展戰略前瞻性研究,培育壯大生物安全科技企業,大企業才能夠更好的承擔研發失敗的風險,從而逐步提升國家生物安全的核心競爭力。在政府引導的過程中要特別注意機制的合理設計,要設立科學合理的指標,既不能過多干預,又要避免造成資源過度浪費。

(五)、要重視頂層設計,加快生物安全立法和標准制定

我國在相關立法和標准制定方面還存在一些空白,因此存在一些生物技術的謬用和濫用,但是卻無相關懲罰機制。借此機會,要舉一反三,大力推動和加快國家生物安全的法律法規體系建設,提升生物安全方面的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立法工作過程中要充分征求專家和民眾意見,不能走過場,因為隻有民眾都認可的法律才能夠被更好的遵守和執行。在加快相關立法速度的同時不能以犧牲法律的科學性、前瞻性、嚴肅性為代價。一部法律顯然不能做到面面俱到,事無巨細,要在實踐層面及時根據執行情況配套出台可操作的補充條款,同時大力宣傳,讓法律觀念深入人心,強化法律的嚴肅性,引導和逐步形成懂法、守法、護法的良好社會風氣。

(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財稅研究所研究員)

(責編:邱越、袁勃)